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河南一男子在舒城万达广场工地包活 工程结束百余万尾款却拿不到
发布时间:2022-05-14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活,可百余万尾款却迟迟结不到?近日,来自河南固始县的杨正刚先生反映,2020年元月8日,他开始在舒城万达广场工地包活,做到当年年底。目前该工程项目已经完工,但他还有120余万尾款没有结算到,眼看着年底又到了,这让他很是焦急。

  图为杨正刚(左)、齐贻武(右)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讲述情况。

  1971年出生的杨正刚一直做木工工种,辗转各个工地。2022年1月4日,杨正刚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反映,2020年1月8日,他跟承包舒城万达广场劳务工程的齐贻武,签订了《清包工程劳务协议》,负责位于舒城县龙津大道上的舒城万达广场项目上所示的全部木工工程,一直干到2020年底完工。

  “因为用工紧张,我们是先进场,再签订的劳务协议,一开始带了二三十人,中途又带了几百人,一直干到2020年年底。”杨正刚介绍,目前已经干完活1年了,他仍然有120万元的尾款迟迟未拿到。“木工班组的工程款是1400万左右,现在还欠120万尾款,其他的1200多万工程款,包括平常的工人生活费与工人年关的工资,都由齐贻武以及舒城万达广场的承建单位安徽华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舒城分公司监发给农民工了。”

  杨正刚提供的《清包工程劳务协议》上显示,甲方为齐贻武,乙方为杨正刚,工程名称为“舒城万达广场项目”,承包单项工程为:“图纸上所示全部木工工程(本工程框架结构,地下二至三层,上部五层)。”杨正刚称,从2020年底至今,他多次找齐贻武讨要,但一直无果,齐贻武给出的理由是:甲方——安徽华俊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舒城分公司在完工后以各种理由进行了扣款450万元,所以无法支付尾款。

  杨正刚说,为了讨薪,他也曾找到安徽华俊公司舒城分公司沟通,“但现在安徽华俊公司不管我们的事,说谁用工谁给钱,说让找劳务承包人齐贻武给钱,就是这个道理。”杨正刚说,他也向相关部门反映,但依旧未拿到尾款,眼看着又过去了一年,这让他焦急万分。“当初工期紧,我们都是加班加点甚至通宵干活,没想到完工了结尾款却这么难!”

  采访中,记者得知,与杨先生有相同遭遇的还有舒城万达钢筋班组分包人许先生,他也有22万的尾款没有结到。此外,舒城万达泥工班组分包人朱先生也有164万的尾款没有结到,“舒城万达扣了齐贻武的尾款,现在看舒城万达是否能合理地把齐贻武的尾款结掉,像三米高夹层只给齐贻武按一半算是有争议的。”朱先生说。

  1月4日上午,齐贻武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与他结算工程款的业主方安徽华俊公司舒城分公司,已经支付了3252万工程款,但还有450万双方有争议的尾款,“你扣我们的(尾款),你要说出扣的理由,现在他们扣的没道理。”齐贻武说。

  齐贻武称,木工班组杨正刚的工程尾款确实未能支付,但事出有因,是因为在完工后,甲方安徽华俊公司舒城分公司列出了716项扣款理由,扣了105.8万;3米高的夹层只算建筑平方一半的钱,这样又少算了59万多,“还有去其他工地转钢筋也让我们劳务去转去付钱、人工费、吊车费都要我们劳务支付,还有未完工的工程量又扣了153万。”

  从齐贻武提供的《齐贻武劳务队零工机械费明细统计表》上,记者看到有以“质量及混凝土浪费罚款”、“质量罚款”、“材料浪费罚款”、“进度质量罚款”、“灯带材料安装费”等明细的扣款金额5万、2万、1万、5千、4千不等;对此齐贻武表示质疑,并称对扣款不知情,是不合理的,“这些我们都不知道,干活的时候从来没有提起过,工程干完了乱七八糟的罚款都出来了,只要我签过字,我认可,其它的不知道。”对于杨正刚追讨的120万尾款问题,齐贻武则表示,因为他还在追讨业主方安徽华俊公司舒城分公司的扣款,等拿到才能支付杨正刚、许先生、朱先生等人的尾款。

  针对齐贻武说法,安徽华俊公司舒城分公司委托人武先生1月5日中午也来到新安晚报社,他向记者解释,与齐贻武的工程账目已经算得很清楚,已经支付给齐贻武工程款3252万元,还有126万的工程款加上30万的补助款共计156万尚未结算。对于齐先生所质疑扣款,则是经过专业人员核算的,且后来双方都找了第三方核算,结果显示确实存在差距,并非不合理扣款。武先生表示,对于此事,目前当地人社局、住建局以及公安等多部门均已介入了解情况。

  武先生认为齐贻武反映的遭拖欠400多万是一面之词,账目都是有据可查的,“目前还有156万尾款没有结,这个我们肯定是承认的。”对于有劳务分包方反映的农民工工资没有结清一事,武先生指出是这是承包方齐贻武或分包人所欠的工人工资,与安徽华俊公司舒城分公司无关。“在其他工地上干活的话,也不能说计到我们头上啊,是不是?”武先生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解释,安徽华俊公司舒城分公司还要承担未完工的工程量总价,以及使用的工程机械、吊塔租赁费、钢管租赁费等费用,“公司额外还要支付300多万,公司该承担的还是要承担的,公司有公司的难处。”武先生说。

  对于双方有争议的地方,1月5日傍晚,安徽真见律师事务所张苏明律师认为:建设工程施工情况比较复杂。但是,工程早已结束,双方应该结算清楚,如果有书面协议,按照协议执行,谁违反协议,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对于齐贻武先生而言,他作为实际施工人,可以向合同相对方主张权利,也可以一并向整个工程的发包方主张权利。张苏明律师建议:双方对未完成的项目进行结算,结算结果通知对方,如果有争议,可以申请鉴定。对于质量问题,因为业主单位已经使用,可以依法不予采纳。也就是说,书面协议的工程量,加上合同外完成的工程量总价款,减去未完成的工程量,就是应得的工程量的工程款,减去齐贻武已经领取的工程款,剩余的款项就是尾款,有关方面应该支付。若协商不成,齐贻武先生可以通过向法院诉讼解决,或者向工程的监管部门反映。

  尊敬的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的读者用户们,年关将至,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专门开通了讨薪热线,大家可以通过大皖报料或者0551—62639900热线和我们联系,诉说讨薪中的烦心事,我们将陪你一起讨薪。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有奖征集新闻线索,可以是文字、图片、视频等形式,一经采用将给予奖励。

  报料方式:新安晚报官方微信(id:xawbxawb),大皖新闻“报料”栏目,视频报料邮箱(),24小时新闻热线

  如文中采用图片无法联系上作者,请通过与本网联系,提供姓名、联系电话、银行卡号、开户行信息和地址,以便支付稿酬。

  对部分网络购物的消费者来说,10月31日跨向11月1日的那个午夜,是从“定金人”变身“尾款人”的一个关键时刻。0点—1点抢单,优惠更大;0点30分开始付尾款,前半个小时、前一小时优惠更大……这些规则让电商平台的“...

  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已经拉开帷幕,在各大平台、商家、电商主播的持续预热宣传下,今年“双十一”于10月20日正式开启预售。11月1日即将迎来第一波尾款支付,屏幕前的你是否也已经“剁手”了呢?

  在各大平台、商家、电商主播的持续预热宣传下,今年“双十一”于10月20日正式开启预售,11月1日即将迎来第一波尾款支付,为了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27日,长三角消保委联盟发布了“双十一”消费提示

  昨天,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双11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引发热议,相关话题冲上热搜

  六安市舒城县一男子从汽车销售公司离职三年,仍谎称自己还从事汽车销售工作,假借原单位之名与朋友公司签订买卖合同,后将款项用于还债和赌博,致使朋友损失六十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