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发布时间:2022-04-24        

  冬天傍晚的街头,一个接女儿放学的父亲,把身上最厚的棉衣脱下给女儿穿上。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满脸疼爱地看着女儿,生怕她一不小心被快要拖地的衣服绊倒。

  一个面容憔悴的父亲,正默默看着两个女儿吃炸鸡,但自己什么都没点。他跟女儿说自己不饿,其实是口袋里没有更多的钱。

  一位妈妈买了晚上回老家的火车硬座,把年幼的孩子哄睡后,她用这样的姿势护着孩子,整整站了11个小时。

  作为妈妈,为了生活,为了家庭,每天都在坚持努力奋斗着。乖,扫完这条街我们就回家。

  江西南昌火车站,一位背负着超大行李的母亲。沉重的行囊的压弯了她的腰,她却强有力地抱着襁褓中的孩子。

  一个工地上,有个女人特别显眼。肩上挑着一两百斤重的水泥砂浆,还要把自己的孩子背在背上。孩子睡的安静而美好。

  路过的烤馕摊,摊主夫妇正在和儿子视频,两个人目光牢牢锁定那一方小小的屏幕,连手里的饭都忘记了吃。

  十一长假,爬长城的队伍里有一位背着儿子的母亲,9岁的儿子患有先天性肌无力症,花了很多钱也还没治好。

  孩子说他想看瀑布、玩漂流、爬长城…她就毫不犹豫背孩子去。普通人爬长城都要累瘫,她却笑着说:孩子很开心,我还能坚持。

  云南一场重大交通事故里,母亲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孩子。在医院被抢救回来后,第一时间想到孩子饿了,该喂母乳了......

  离世前在手机里给孩子留下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吉林一位家境贫寒的妈妈,患了骨癌,已经是晚期,医生说她只剩15个月的时间了。

  担心自己死后不能照顾儿子,她就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给儿子织完了25岁之前需要的所有毛裤。

  河北省行唐县,一个孩子患有皮肤病,她的妈妈割光了整个腹部、两肋、臀部皮肤为孩子植皮,共2000多平方厘米。

  为了把钱全部省下来给孩子做后期治疗,这位母亲术后不用止疼药,输液4天就坚持停药治疗!

  广州天河路,一位母亲怀里紧紧抱着孩子,往体育中心方向边走边跪,丝毫不顾及旁人鄙夷的目光。

  她的孩子得了眼疾,没钱治疗,这位母亲在网上发帖求助。有网友让她抱着孩子从广州大道中边走边跪到体育中心,能跪到就给她2万块钱,救儿心切的她信以为真…

  一位母亲送孩子去大学报到,给孩子铺好床铺以后,累得在坚硬的地板上睡着了…

  我考研失败,哭着给爸妈打电话,第二天爸爸就出现了。在动车上趁着他睡觉拍的,他千里迢迢来看我只为说一句:没事爸爸来了。

  在城市上班总是加班到深夜,奋斗了四五年还是不能在城里立足。每次跟父母打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假装过得很好。

  但有次,快要挂电话了,妈妈说:“撑不住就回家吧,爸妈没什么钱,但养你没问题,一个女孩子,自己在外边太辛苦了......”

  北京西站,一对夫妇久久矗立在寒风中。他们从河南赶到北京,本想悄悄看一眼站岗的儿子就走,没想到被儿子发现,看到儿子红红的眼圈,爸妈的脚步再也无法离开......

  一名军人在西藏当兵,母子十年未见,相见的那一刻,儿子递上军功章,母亲泪流满面抱紧了他。

  直到今年买了汽车,在后视镜中看到他们跟着我的小车一直走了好远好远......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总以为,人生这么漫长,和父母见面的机会多的是。却不料远嫁后,一年也回不了两趟家,这时候才明白妈妈哭着说的那句话:“以后就剩我们老两口了,一点也不热闹了”。

  上海地铁2号线上,疲惫的老父亲有点撑不住了,儿子将他轻轻搂入自己怀中,让他枕着自己的胳膊休息一下。

  就像小时候骑在父亲肩膀上看戏一样,儿子抱起了瘦小的父亲,让他能不费力看见。

  时光走的很快,父亲的头发开始花白,矫健的身躯也已佝偻,当你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

  儿子带着老母亲上山扫墓,因为山路不好走,有些地段儿子就下车推着母亲往前走。

  八旬的老母亲不断念叨:“让我下来吧,不要这么辛苦,你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的。”

  母亲腿脚不好了,却经常念叨着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一有空闲时间,儿子就推着母亲去各地逛一逛,去更多的地方看一看。

  曾经那个身体健康,面色红润的母亲,如今却虚弱无力的躺在他怀里,就像一个蜷缩的孩子,瘦得让人心疼。

  潍坊寿光市的马宗谦,今年63岁,小时候一场大病导致失明,就再也没能看清过这个世界。

  而他的母亲已经86岁高龄,瘫痪在床4年,生活不能自理。从母亲生病的那一天起,马宗谦就寸步不离的守在母亲的病床前。

  马宗谦说:“我小的时候我母亲为了照顾我付出了很大的心血,现在我母亲身体不行了,有病了,我就是再照顾60年也报答不了她的恩情。”